电影萌物经济学

2019-05-16来源:www.min8858.com围观:122次

  “萌物”自然来源于“萌文化”,而“萌文化”起源于日本。根据日本 BBS 记录考证,日本的“萌文化”最早可溯源至 1993 年“泡面番”里的无厘头Q版人物。90年代,伴随着互联网兴起的ACG文化中,“萌”作为“卡哇伊(可爱)”衍生出来的分支,原本只是小众文化。后来,“萌”之所以能从特定的小众群体“出圈”,变成一种全民讨论的社会现象,是因为当时的大环境所致,日本经济停滞增长,经济泡沫过后留下一堆社会问题,通货紧缩、就业率低、老龄化严重等。

  那我们就翘首期盼,下一个国产“萌物”出现时,不再错失商机。

  首先,就是要有辨识度。颜色是一大利器,“皮卡丘”和“小黄人”大受欢迎,离不开它们令人印象深刻的亮黄色形象。LIMA的合作伙伴Marty Brochstein在分析小黄人受欢迎的原因时,也认为它赢在色彩上的独特之处——“黄色的事物总是比其他任何东西更加显眼。”

  可想而知,无论真人版电影的口碑如何,它都必将带动绒面皮卡丘衍生品的新一轮销售增长。其实在映前,北京合生汇举办的电影同名《大侦探皮卡丘》主题娱乐展,已经迎来了客流高峰。据主办方透露,近期举办的各类线下展门可罗雀,唯有“皮卡丘”如此火爆,周边衍生品都卖得很好。

  “萌物”经济起源考

  国内电影里的第一个具有潜力的“萌物”可能要属七仔,出自周星驰2008年的电影《长江七号》。

  周星驰也终于忍不住发声,呼吁大家支持正版,尊重创作者的知识版权。近些年,国内开始呼吁版权保护,国家出手打击网络影视盗版资源,但一切才刚刚开始,整顿衍生品盗版之路,估计还有一段时间。在此之前,国内衍生品的商业意识还需要加强。

  “萌物”的兴盛,自然催生了“萌经济”兴起,新世纪的日本学者及媒体将“萌经济”作为一个专有名词,大肆讨论。据日本滨银总研2004年报告显示,在当时日本的漫画和游戏领域的“萌经济”,已经拥有 888 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53亿)的市场规模,现在这一数字早已翻倍。2014年的分析师估算,三丽鸥每年单单从Hello Kitty中,就能收益7.6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50亿)。

  究其原因,就不得不说,皮卡丘背后的“萌物”经济。这个从日本“卡哇伊”经济衍生而来的支流,正在全球范围内盛行起来。

  周星驰精心设计了这只金色毛绒绒质感、扑朔大萌眼、头上发芽的“萌物”,还专门为它写了同名歌《七仔》,请来了当时人气组合S.H.E演唱。但周星驰在映前接受采访,被问到“七仔”是否会受欢迎时,表现得不是很有信心,片方对“七仔”衍生品的市场预估也严重不足。

电影萌物经济学

  “萌物”顾名思义,具有萌感的人物角色,我们这里主要讨论电影中的非人类角色。这类角色,大多外表憨态可掬,但行为往往会表现出反差,比如“呆萌” 的龙猫、“蠢萌”的大白、“贱萌”的小黄人等。

电影萌物经济学

电影萌物经济学

  最后,想要成为大“萌物”IP,当然要具有国民性,覆盖全年龄阶层喜爱,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包含低幼向、成人向的大合家欢群体。根据角色数据库《角色形象调查2018》,角色人气第一的哆啦A梦,在日本全国3岁-65岁男女中有7成表示“喜欢”,与此相对,日本男性和女性艺人第一名,好感度都只有5成左右。

  看似呆萌无害,但又总是强作古灵精怪姿态谋划事情,形成反差的“贱萌”,最后计划全部落空,像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形成“蠢萌”。小黄人的衍生品上也体现了这一多元性,在形象呈现方式上,从单纯卖萌到调侃性的贱萌,各种各样表情应有尽有。这种多样性,不仅提供了给消费者更多选择,还增强了与消费者的互动性。

  其次,衍生品设计还需要贴合商品,产生双赢的效果。《星球大战7》打造的衍生品球形机器人,是迪士尼与一家年轻的创业公司SPHERO合作的。当时迪士尼选择一个销量差强人意的品牌合作,令人费解。但SPHERO却将BB-8的形象与球形机器人完美结合,发布了新版本,很快售出了2万台。这款球形机器人,还被《福布斯》评为有史以来最好的《星球大战》衍生品。

  其次,“萌物”性格要更加多元。不是一味的单纯可爱,这类单一的“萌”物不能满足人们的情感需求,具有反差或是调侃性的角色更加令人印象深刻。“小黄人”形象就包含了多种“萌”。

  当电影《大侦探皮卡丘》里,三次元皮卡丘回归二次元角色属性,发出熟悉的叫声,全场观众不禁“哇”地一声呼了出来。

电影萌物经济学

电影萌物经济学

  这些原本只是配角的“萌物”大受欢迎,甚至超越了主角的知名度。虽然“萌物”电影大多深刻度与质量上次于皮克斯动画,但是票房上却是遥遥领先。比如皮克斯2017年大热的《寻梦环游记》全球也才卖了8亿美元,而同年口碑欠佳的《神偷奶爸3》竟全球卖了10亿票房。同时,“小黄人”在衍生品市场的表现也同样出乎意料,据LIMA(全球特许授权商品联合会)2015年发布的报告显示,“小黄人”成了全球衍生品市场的一大助力,出人意料的贡献了11.6亿美元的销售收入,如今“小黄人”已经成了环球最值钱的IP。

  “萌物”成了当时年轻人逃避现实的出口,一方面帮他们暂时忘记现实残酷,释放压抑已久的情感。另一方面,满足他们拒绝长大、抗拒衰老、渴望摆脱社会束缚的想象。蓝胖子“哆啦A梦”与黄胖子“皮卡丘”都诞生于经济低迷的90年代不是意外,而Hello Kitty虽然诞生于1974年,但却兴盛于这一时期。

  2008年,日本随机抽样调查的人气最高TOP3的IP分别为“哆啦A梦”、“龙猫”、“米老鼠”,它们无一例外,都具有亲切无害的国民感。到了十年后,2018年,这个TOP3排次完全没有变化,国民性“萌物”IP的生命力持久到令人诧异。

电影萌物经济学

电影萌物经济学

  维基百科统计的《媒体特许经营产品畅销榜》(List of highest-grossing media franchises)显示,这只黄胖子“皮卡丘”,20多年来,带领“精灵宝可梦”系列成为全球最赚钱的特许经营产品,以900亿美元高居榜首,甚至超过了“迪士尼家族”米老鼠、星球大战、漫威等。

  “卖萌”经济学

电影萌物经济学

  一个“萌物”的经济生态,其实就是一个IP的产业开发链,从各类衍生品、主题乐园、主题餐饮店到品牌合作的服装鞋履配饰等。那么,“萌物”IP有什么不同之处呢?